1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09:50: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九、落实保护管理责任。各区、市直各有关部门和单位要加强对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工作的领导,形成属地管理、部门协同、各负其责的责任体系。各区人民政府要落实属地责任,明确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。园林和林业部门负责陆生野生动物猎捕、繁育利用监管,农业农村部门负责水生野生动物猎捕、繁育利用监管及实施合法饲养、捕获野生动物的检疫,市场监管部门负责野生动物加工、食用、交易和广告监管,交通运输、邮政管理部门负责野生动物运输、寄递监管,海关负责出入境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监管和检疫,公安机关负责查处猎捕、繁育、运输、加工、交易野生动物犯罪案件。其他有关部门和单位按照职责分工做好野生动物管理相关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、严厉打击野生动物违法行为。全面落实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、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、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》第一条、第二条的规定,对非法猎捕、交易、运输、食用野生动物等违法行为,依法予以严厉处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洲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以来,中方多措并举,再度驰援非洲。日前,习近平主席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,宣布了中方支持非洲抗疫的新举措。中国开展对非合作光明磊落,以实际行动诠释了中非命运共同体的成色,赢得了非方高度评价。我们奉劝美方个别智库,与其花时间到处散播谣言,不如花精力为非洲多做些实事。非洲人民心中有一杆秤,挑拨离间中非友好合作关系只会自取其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各区人民政府,市人民政府各部门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一)所有的陆生野生动物,包括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》《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重要经济、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》《湖北省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名录》载明的陆生野生动物,野外环境自然生长繁殖的陆生野生动物,以及人工繁育、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有极端分子想把香港这部列车开歪,让它驶向美国等外部势力的怀抱。极端反对派和美西方势力试图打造反中央和反真正“一国两制”的价值体系,由他们来阐释什么叫“一国两制”,什么叫香港的民主与自由。他们在过去一段时间把香港舆论搞得乌烟瘴气,是非被严重颠倒,以至于连蔑视法律的暴力都被贴上了“正义”的标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、加强野生动物监督检查。加大对交易市场、餐饮酒店、电商平台、食品加工等场所的野生动物违法行为执法检查力度。依法取缔或者查封、关闭违法场所,对违法企业、违法个人予以惩处,将违法信息记入社会诚信档案,实行联合惩戒,并向社会公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、严格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管理。禁止以食用为目的人工繁育陆生野生动物和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、濒危水生野生动物。因物种保护、科学研究及动物展示展演需要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的,应当按照有关规定报野生动物主管部门批准,不得破坏其野外种群资源,并确保具备必要的场所、设施、技术、卫生防疫条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国人大版的香港国安法是保住“一国两制”的关键出手。一些香港反对派和支持他们的西方舆论在第一时间宣扬“一国两制”因为这部安全法“死了”,而真实的情形正相反,这部法律是为“一国两制”做出的决定性输氧,它将确保外部恶势力对香港事务的插手被有力钳制,让香港内部极端反对派收敛破坏性行为,从而将“一国两制”所急需的平稳内部环境在香港得以重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针对香港国家安全问题的重大立法行动,将根本解决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律工具不足的情况,极大遏制内外一些势力利用香港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行动,开辟香港形势的新局面。